??????俞敏洪在放什么屁 现在怎么什么搞笑角色都有???我被这种扣锅扣大帽子给所有女人的恶臭知名人士惊了
  
另外本来爬上来是想说另一件事 越看越觉得zongjiao不可理喻 尤其是jidu教……不仅是不相信有上帝这类存在 还觉得绝大多数教条非常奇怪 之前看到说不觉得上帝其实就像被教会惯坏的孩子吗 我简直拍案叫绝(……)每次看人满口圣什么什么经各种腔调,我都会有非常直观的两个感受:① 你们为什么要臆想一个不可理喻的任性玩意儿专门用来管闲事;② zongjiao真好用,但凡你们想执迷不悟都能从上帝那里给自己找一万个借口然后把虔诚的自己摘得挺干净的

虽然自己家人和同学也有...

今晚想干的事:看书 看黑篮(吃了好几天💩想看看偶像剧回回血) 看文野 追平新番 画画(拖了好几天没空的轰出) 继续每日写东西(0/1)
 
干了的:看书 想睡觉 想睡觉 睡觉 觉

大概知道了独自前行为什么很艰难……🤔
紧迫感 鼓励 打击 对放弃的遏制 通过旁观者清的评价来获得对自身客观的定位 该有的全都没有 非常容易停滞、迟缓、目标模糊、自怨自艾、自我感动、无法面对指责、错误认知、避重就轻。

关于那颗愿意交付给你的心


 
「愿意交付给你的心」
 
过于暧昧的借物纸条——没办法,参与班级群体活动的人必须具备愿赌服输的精神,要是临场不干是非常不给情面的。
 
按理说轰焦冻这类看上去条件绝佳的帅哥绝对会很轻易地“借”到要求的物品。大家都这么想,除了人群中某些异端(峰田、以及物间。之类的)。
 
但轰在众目睽睽之下皱起了眉,全A班、不,可能是全校最了解轰的、他的好朋友绿谷出久一个激灵连肩膀都僵硬地紧绷起来,他知道这是非常不妙的一个信号,意味着几个可能:一、轰没看懂。二、轰认为有一定困难;三、轰马上要开始大卸八块地拆台——
 
“轰、轰君!”他完全没反应时间没犹豫几乎是从椅...

我是真的喜欢职英设定……靠。

说不清🤔职英很苏 但是明明我又写不出那个苏气 或者是因为很安定?职英有一种尘埃落定——虽然是不可能的——的感觉 因为事业都定下来了。
 
校园啊 我不太擅长校园啊 虽然明明写的成年人一点都不成年 一般都在20-25之间 大概是不擅长黏黏腻腻青春恋爱戏份(。
其他paro。我直说职英对我有奇异的吸引力,但除此之外并没有什么设定特别吸引我……作为文章而言黑道pass,万圣pass,十杰一般,社团倒挺好玩的,(主要是前三个被写烂了。)哨向ABO还行吧毕竟经久不衰(草) 国中就是让我头破血流也不回头的南...

“DEKU先生他……”
  
轰焦冻再次来接绿谷回家的时候,和他们比较熟识的护工避开了和孩子们说再见的绿谷悄悄把轰拉到一边。
  
“……经常?”
  
“比较经常吧。你知道这段时间里情绪不稳定也是正常现象,不过还是稍微留意一下的好。”对方安慰性地小声提醒。
   
轰焦冻若有所思地望向窗外蹲在草地上揉小孩子的头的绿谷,穿着普通的、带着卡通小图案的卫衣的绿谷背影显得略有一些小只,在孩子中没有一点违和感。稍年长的护工阿姨在轰的背上轻轻拍了一下,带着鼓励笑着说,“快点去吧,孩子们总不想让他走,一会儿又吃不上饭了。”
 ...

好像每周周末我都在看电影(?
而且票一次定得比一次早…

非常非常非常非常ooc 我又没睡着脑子不清醒

从小时候他就是这样。

从汉字都写不太清楚的时期起,性别还没有觉醒,谁都觉得自己的个性一定又强又帅、时不时还和别人互不相让地拌嘴放出大话的年纪,爆豪就已经在同龄人里有了自己的地位。绿谷跟在他身后,还见证了我和爆豪打的第一架,我甩手回家,被他追上递了一块创可贴。
 
我和爆豪个性觉醒几乎是同样的时间。我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但我记得他遇到我的时候会和我打招呼,问要不要尝尝他的薄荷糖,或者无聊的时候聊聊天气也可以。他没有个性已经板上钉钉,我替他和另一个小孩跟他们打了第二次架,这次用了点个性。一打三输得比较惨,但从此之后他就很少再找他们玩。我们两个成了独立的小团体。
 
从觉醒个性起,...

蛋堡小盆友你今天怎么这么皮儿脆呀

关于个性


   
“我给作者写过信……写过很多很多了。”绿谷小声地笑了,轰看着他,觉得正是他的这种笑容,让人连安慰都无从下手。
  
小孩子从很小的时候就会被爸爸妈妈教如何得体地写信 等到了年龄、在三到四岁会给「作者」(神)(也就是堀越耕平。)写一封信,在回信里知晓自己的个性。
  
绿谷没有收到过回信
  
关于“那么小的孩子一开始是怎么知道自己个性是啥的……”的谜之想法


   
“普通科有一个大帅哥哦。听说成绩...

© ❄️梅雪半疏 | Powered by LOFTER